中國博物館進入“策展人時代”?

发布时间:2017-10-19 20:07:48 点击:2371

近年來,“逛”博物館逐漸成爲公衆必不可少的文化娛樂方式,而如何采用更爲先進的陳列展覽理念,讓博物館的展覽更加吸引人,越來越多的博物館開始探尋更有利于業務發展的管理模式。

2012年12月,國家文物局發布《關于加強博物館陳列展覽工作的意見》,指出要借鑒國外先進經驗,創新運行機制,探索實行策展人制度。湖南省博物館、首都博物館、南京博物院、蘇州博物館等紛紛借鑒西方“Curator負責制”,創新展覽機制,探索並實行“展覽項目制”和具有中國國情的“策展人制度”。

“項目制”是大多數博物館普遍采用的辦展模式,由項目負責人和策展人共同負責一個展覽,其中項目負責人屬于行政職務,負責協調溝通,而策展人由展覽內容設計者承擔,負責展覽大綱的撰寫。

而南京博物院則從“一院六館”的展陳設計中演變出特有的“策展人制度”。“由六個人牽頭做策展人,負責每個場館的策劃,每個策展人帶領四五個來自不同部門的組成一個團隊,龔院長是總負責人,策展制度就是從這種臨時展覽的形式演變來的。”

南博“策展人”模式由館長、副館長作爲後盾,解決了行政難題,策展人不僅負責內容設計,在展品選擇、展覽設計、教育互動以及文創等展覽的整個鏈條上均有話語權,由于中國博物館的機制問題,在資金上還有限制,但南博在近期的展覽中試圖通過門票、出版和文創産品開發等方式實現收支平衡,對博物館運營模式的探索又近了一步。



博物館進入“策展時代”



精品展、名品展、館藏陶瓷展、館藏書畫展……這似乎是大多數人對于傳統博物館展覽的印象,千篇一律的“曬家底”,然而只有國寶級的展品才能引起觀衆的興趣。隨著博物館功能的改變,由藏品爲中心轉移到以“人”爲本的教育職能,爲吸引越來越多的觀衆,一些博物館開始尋求改變,突破固有的博物館展覽模式,引進西方“策展”理念,根據博物館自身特色策劃有主題和有故事的展覽。




最值得一提的是,苏州博物馆在过去四年连续举办的“吴门四家”系列展览,是每年年底必看的展览项目。“2009年,苏州博物馆开始酝酿、策划一个既能彰显苏州文化特色又能契合博物馆使命和学术研究水平的系列展览。而明四家无疑是最能体现苏州文人文化的。这一系列展览无论是在选题策划上,还是在展品选择、展览设计,或者配套服務上,都遵循了‘文人特色,苏州韵味’的办展特点。”苏州博物馆馆长助理谢晓婷表示。

继备受瞩目的“吴门四家”特展之后,苏州博物馆将新推“苏州清代藏家系列特展”,展览涉及苏州清代三大世家大族顾氏(过云楼)、吴氏(从吴大澂到吴湖帆)和潘氏。“关于藏家的展览,南博做过庞莱臣,上博做过吴湖帆,为什么苏州博物馆还要做?因为我們想突出的是收藏的理念,我們做的是一个家族性的收藏展,比如《烟云四合——清代苏州顾氏收藏特展》会讲到顾文彬四代家族的收藏,祖辈的收藏理念是什么,晚辈是不是完全继承或者丰富了祖辈的收藏,整个收藏是否有改变,从家族收藏理念折射现在的收藏热,收藏什么?收藏的意义以及与古代收藏有什么区别,该如何去收藏,以及如何保存书画,这些都是展览中要体现的,可能通过展览本身,也可能在宣传或教育活动中进行嵌入。”谢晓婷告诉雅昌艺术网。

▲首都博物館“走進養心殿”


首都博物馆近几年策划的展览也是好评如潮, 9月底开展的“走进养心殿”,展出的268件(套)珍贵文物全部来自故宫养心殿,是百年来第一次走出紫禁城,也是观众第一次可以近距离的走进养心殿。该展览不仅按照1:1的比例复原了养心殿东暖阁、西暖阁和三希堂,还辅以相关处理政务、重大事件、书法绘画、寿诞婚庆、养心殿造办处等方面的介绍、展示,不仅能感受到故宫中的养心殿,同时还能获得在故宫养心殿所不能收获的知识,零距离感受帝王的家国情怀,了解清代帝王在养心殿的理政活动、生活起居和国家的兴衰历程。“首先,这个展览的定位是尽可能复原养心殿的格局与陈设,在这个基础上,我們还进一步挖掘了几个重要空间中的人以及发生的故事,同时结合空间内有内涵的文物进行解读。在这里不仅可以了解三希堂名字的由来,还有明窗开笔、垂帘听政都发生在什么地方?皇家造办到底严苛到什么程度?皇帝的一天在养心殿如何度过?”展览内容策划人章文永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表示。“我們通过展览想要告诉大家的,不仅仅是‘走进养心殿’,更是走进首博的‘养心殿’,让观众自己在展览中探秘。”


展覽項目制:策展機制的改變



“吳門四家”系列展覽之所以成功,最重要的是蘇州博物館在展覽機制上的改變。2009年陳瑞近從當時的民俗博物館調回蘇州博物館任職,就開始籌劃“吳門四大家”的展覽。起用年輕的策展團隊,采用項目負責制,是他的一個重要舉措。“吸引年輕觀衆走進博物館,博物館才有未來,而只有年輕人最了解年輕人。”這個項目核心小組有七名成員,包括兩位博士、三位碩士和兩位本科畢業生,分別負責文創小組、教育小組、公共關系小組、信息技術小組等。



▲蘇州博物館“衡山仰止——文徵明的社會角色”


《衡山仰止——文徵明的社会角色》是项目负责制的第一个展览,谢晓婷作为项目负责人,一方面倒排时间表,带领各小组组长踩准活动节拍,按时完成各项任务;同时提出合理化建议,召开协调会,整合资源,形成合力,提高团队运转效率。展览内容设计潘文协按既要系统展示文徵明书画风格的变化历程、诗文书画帖的全能技艺,又要反映明代苏州的城市生活和文人文化的要求,精心挑选,确定“借展目录”,涉及近30家收藏机构的80余件作品。展览小组根据“借展目录”与相关收藏单位聯系,了解作品的完整程度以及是否同意借展。展览形式设计人员江伟达参照文徵明的《拙政园三十一景图》,运用了传统白色墙面搭配木质装饰线条;选取了画中的书斋窗棂式样,作为展厅主要墙面、过道的装饰元素,并用木、竹、纸、花卉等一些自然材料进行制作,营造一个具有明代文人审美意趣的展示空间。三个展厅均以文徵明的书房命名,北厅取名“停云馆”,内设“一片江南”(江南风景题材)、“二三知己”(雅集题材)等三组作品;南厅取名玉兰堂,内设“格物逸兴”(花卉竹石题材)等三组作品;书法厅取名“玉磬山房”。社会教育小组将教育与展览紧密结合,开展了“走进文徵明的翰墨世界”展厅互动活动:地下临展厅被分成诗、书、画、帖、印五个区域,“书”区域展示文徵明手书《四体千字文》字帖,一旁还置有金砖,观众用毛笔蘸水后可照帖在金砖上练字。配合展览,文创小组共研发了30款文创产品,包括底部有文徵明印章的“衡山杯”、文徵明手植紫藤的种子等,800份紫藤种子销售一空。

“實踐證明,這樣的項目負責制對于整合展覽資源保證展覽整體運行而言十分高效,對于展期非旺季的博物館而言,30余萬的觀衆量和100余萬的文化産品銷售額,是公衆對蘇州博物館和‘文徵明特展’的肯定。”謝曉婷告訴雅昌藝術網。

湖南省博物館2005年進行博物館體制改革,爲轉變過去的業務運行模式,首先實行了“項目制”,即重大課題或展覽項目由項目負責人具體負責展覽的全程運作。如2006年舉辦的《走向盛唐》展和2007年舉辦的《國家寶藏》展覽就是“項目制”的成功案例,展覽從籌備階段開始,就成立了展覽項目組,由一名古代曆史文物展覽方面的研究館員擔任項目責任人,下設“安全保衛組”、“內容設計組”、“形式設計組”、“布、撤展組”、“文物保護組”、“宣傳組”、“營銷組”、“學術活動組”、“開放管理組”等執行小組,各小組在項目責任人的直接領導下分工協作。

目前,“展覽項目制”也是中國大多數博物館進行展覽策劃所使用的模式,項目負責人相當于行政職務,主要負責各部門展覽事務的協調工作,而策展人主要負責內容設計,對展廳設計、文創等具有建議權。


接近“Curator負責制”的南博模式



2013年南京博物院二期改擴建,隨著臨展的增加,開始實行“策展人制度”,即以對某個學術領域有研究的“人”爲核心而臨時組建的一個項目組,策展團隊的成員來自于博物館的各部門,全館上下共同參與到展覽工作中。“南博的策展人制度由辦公室牽頭,社教、安保、陳列、信息開放中心、文創部門等共同參與,做展覽的每個環節要怎麽做、各部門的工作如何開展,展覽配套社教、文創如何開發,都是全院共同參與決定的,不再是一個部門只關注自己的工作。全院中級以上的職稱人都有成爲策展人的資格,可以自己報選題,經院裏審核,通過後建立展覽項目團隊。”南京博物院陳列藝術研究所所長陳同樂告訴雅昌藝術網。

南博的“策展人制度”看似也是展览项目负责制,但是以“人”为核心,策展人的权利和职责范围更广。“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南京博物院的策展人制度是全国最好的,因为它符合中国国情,这是中国的策展制度。某种程度上,它优于西方的策展人制度,比如我們做一个展览的策划,时间短、功效快,执行力又好,这是我們这个制度的优点,而西方策展人做一个展览通常需要2-3年的时间,其中因为人事的变动或者博物馆方向的变动,经费不够而导致展览项目停止。” 陈同乐表示。“之所以说我們的这个策展人制度已经与西方很接近,是因为选定一个策展人,不仅是内容设计,展厅之外的互动、教育、文创等策展人都有很大的权利做决策,而作为陈列部主任,大部分时间是在帮策展人进行外部协调和沟通,因为策展人不一定有那么多的资源。”

8月9日,南京博物院2016年度大展“法老·王——古埃及文明和中國漢代文明”開幕。來自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的110件(套)古埃及精品文物,與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館、揚州博物館藏的140件(套)中國漢代諸侯王陵文物共同展出。

该展览选择独特的对比视角进行展示。策展人陈刚,所在的部门是教育服務部,在这之前他有考古所的工作背景,汉代文物的考古项目本身也有参与发掘,便于深入开展研究。“本次展览内容和形式,都是通过一种对比的呈现方式。展览分为不朽、生活、权力、生灵四个部分,从数量、规格、空间布局及文化内涵,基本都是对称放置。通过文物对比,让观众感受到文化的比较,在对比过程中,拥有自己的体会和感受。展厅内用两个色调来区分两种文明的展品和展区。埃及部分用蓝色,汉朝部分用红色。”

除了展覽本身的精彩之外,配合展覽還推出系列教育活動,包括專題導覽、公衆講座、主題活動、青年沙龍、第二課堂、文化考察等。“針對觀衆的展前調研會開過兩次:一次是針對普通觀衆,一次是針對中學曆史老師的。而且根據調研會征集到的意見也確實爲展覽、活動、文創等帶來了改變。比如,觀衆感興趣的文物,在布展時會結合文物重要性,盡量放在重點的展櫃中;教育活動的設計、文創的設計也都會注意圍繞這些受歡迎的文物。”

陳同樂用“五個題”總結南博的策展方式。第一個題是“命題”,展覽名字由“當木乃伊遇到金縷玉衣”到“兩個王的故事”,再到現在的“法老·王”有很多考慮和取舍;第二個是“主題”,展覽主題是兩種文化的對比,這種主題展的方式更容易吸引觀衆;第三是“話題”,用什麽樣的語言,什麽樣的表現方式展現這兩種文明是需要考慮的,展覽最終是用最樸實的、觀衆不看文字都能看懂的對比方式來呈現的;第四個是“問題”,展覽中有很多觀衆想了解的問題,策展時會注意解答,但也考慮到要讓觀衆帶著一些問題回家,希望展覽能讓觀衆思考。最後這四個題歸納成一個題就是“課題”,整個展覽,從開始策展一直到現在開館是把它當做一個課題來研究的。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副館長沈辰對南京博物院的策展人制度也表示認同,認爲南博的觀衆調查和ROM有同工異曲之處,他們在策劃展覽之前,也是做大量調查,才確定要不要做,以何種形式呈現,從展覽的命名到展品挑選、展覽陳述、宣傳策略、活動設計等等。

本次展覽,南京博物院在不用或少用財政專項經費情況下,向公衆收取低票價提供高品質展覽的一次嘗試,展覽門票價格爲30元。南博試圖通過門票、出版和文創産品開發等方式實現收支平衡,這是對博物館運營方式的探索,也得益于策展人制度的實施。


上一篇:博物館該如何迎接IP運營時代?
下一篇:參加展會需要准備的宣傳物料大盤點